剛拿offer就被勸退?好未來、作業幫……裁員大潮來襲!

剛拿offer就被勸退?好未來、作業幫……裁員大潮來襲!
2021年06月21日 12:00 新浪科技

  作者 | 新浪科技 花子健

  編輯 | 韓大鵬

  在線教育行業的每個人都沒想到,裁員的大潮會來得這么快,甚至比2020年資本和人涌入在線教育的速度還要快。

  “我在2020年6月來到作業幫,當時作業幫人數也就2萬左右,2020年底增加到了3.5萬人。但僅僅在6月7日這一個上午,就裁掉了1000多人?!币晃蛔鳂I幫的被裁員工告訴新浪科技。

  作業幫不是裁育員的個例,好未來、猿輔導、VIPKID等也都在經歷著裁員,如果在微博搜索中輸入“裁員”二字,彈出的相關結果都離不開在線教育的裁員大潮。

  有人笑稱,2021年退潮的不只是在線教育,但要論波及面和人數,它“首屈一指”。

  退潮來襲,無一幸免

  最近正在大面積減員的是好未來,而且裁撤的對象多為2021年畢業的應屆生。不管是在微博上還是在脈脈上,好未來旗下的學而思裁員都是熱點話題。

  對于這些被裁撤的員工,好未來提供了兩種選擇:第一是直接離職,每人可以獲得2500元補貼;第二是留職,每個月可以獲得800元補貼,持續到7月31日。

  即使是選擇第二種方案的員工,也不意味著能夠等到希望。即使好未來已經與應屆畢業生簽訂了《就業協議書》,若因政策變化延緩簽訂勞務合同的續簽,在延緩期滿后,好未來有權根據政策變化影響決定是否繼續簽訂勞務合同。在延緩期內,好未來每個月向每人支付800元作為補償金。

  在此之前,猿輔導、VIPKID和高途等都曾經經歷過裁員。甚至,還有報道稱猿輔導全部拒絕了2021年的校招生入職。

  裁員最為高調的當屬高途。在內部的萬人大會上,高途創始人、董事長陳向東當眾宣布進行裁員,并全部關停信息流投放和直播業務,對外釋放“節流”的信號。此次人員優化,主要是因為高途旗下小早啟蒙停止招生,也就意味著業務暫停,調整。

  此次裁員的背后,是高途在2021年經歷了加速墜落。在2021年股價達到149.05美元的高點后,高途一路下挫,多次業務調整也沒有走出陰影,最新的收盤價12.99美元,甚至不足高點的十分之一。而在2020年,高途(前身系跟誰學)經歷做空機構15次做空,股價不跌反升,一度令資本市場側目。

  “一方面,當時的確是有業績的支撐,也處于盈利的情況;另外一方面則是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非?;馃?,融資額非常高,資本市場也非常有信心?!鼻笆龈咄緝炔咳耸空f,在兩大基本面的支撐下,高途當時并不擔心股價,也更有勇氣用虧損換增長。

  “有一些裁員,更像是趁著最近這一輪裁員潮進行的動作,因為很多業務其實就沒做起來,但又堆砌了很多人?!备咄疽晃粌炔咳耸扛嬖V新浪科技。

  該人士告訴新浪科技,雖然小早啟蒙關閉是“出于合規”的考慮,但實際上這一塊業務一直都不溫不火,但卻需要規模1000多人的團隊去維持,總是入不敷出,是拖累了高途的整體業績的原因之一。

  一位作業幫被裁的員工也如此表示,鴨鴨AI課是作業幫的新業務,主要是為了和猿輔導的斑馬AI課搶奪少兒啟蒙培訓市場,但其實這一塊業務一直沒有做上去?!拔覀冞t早要被裁掉,業務要被關閉?!痹搯T工直言,只是這一波在線教育的裁員潮,讓這一天來得更早一點。

  在他們看來,這些業務難以盈利,更像是為了對資本市場講的新故事而存在的?!傍嗻咥I課,當下的獲客成本已經漲到4位數,超過了一年正價課價格的一半?!北徊玫舻淖鳂I幫員工告訴新浪科技,這仿佛是一個惡性循環,每一家平臺都在搶生源,那就大筆投錢在廣告上,但互相搶生源導致轉正價課的學生越來越少,又不得不花大筆錢去獲客,或者低價售課。

  越來越嚴的監管,則是在線教育無序燒錢的懲罰。2021年初,中紀委發文點名在線教育過度營銷。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提出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要完善相關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訓機構。

  6月15日,教育部宣布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該司主要職責包括會同有關方面擬訂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相關標準和制度并監督執行,指導規范面向中小學生的社會競賽等活動等。

  “這些是我們當時都沒有想到的。但如今不得不去面對,當下的情況確實有些困難?!币晃粊碜栽齿o導的人士告訴新浪科技,當前整個行業都盡量保持低調,且早早為此做準備,在冬天來臨之前開源節流,砍掉不必要的業務,縮減不必要的人員。

  猿輔導與作業幫是2020年融資最為瘋狂的兩家在線教育平臺,也同時成為受到頂格處罰的其中兩家平臺。

  6月1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宣布對新東方、學而思、精銳教育、掌門1對1等13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加上前期公布的對作業幫、猿輔導的查處情況,此次重點檢查總共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處以頂格罰款3650萬元。

  更早之前的4月25日,高途課堂、學而思培優、新東方在線和高思教育也因為價格違法、虛假宣傳等行為受到處罰。

  “我有不少同時,在VIPKID被裁掉來了作業幫,又被裁掉了,今年就被裁了兩次?!鼻笆鼋邮懿稍L的作業幫員工說,他們之中的很多人下一份工作還沒有著落?!拔仪瓣囎尤バ聳|方,本來面試很順利,但最后被告知招聘通道已經關閉了?!彼f。

  “最近,收到了好多來自在線教育行業的簡歷?!币晃辉诨ヂ摼W企業從事招聘的人告訴新浪科技,很明顯,這個行業剛經歷了集中的裁員,正如在2020年初,不少從互聯網企業離開的人,都集中去了在線教育。

  人來人往,背后就是潮起潮落。

  資本虛火,燒錢惡果

  2020年9月,網易有道CEO周楓甚至在內部喊出“審時度勢加速投入是價值投資。頭部平臺還會持續洗牌?!睋Q句話來說,那就是不燒錢獲客,那就只能被淘汰;燒錢,才有機會成為頭部平臺。

  就在周楓喊出這句口號之前,資本對于在線教育的投入已經堪稱“瘋狂”。2020年3月和8月,猿輔導分別宣布獲得10億美元和12億美元的融資;2020年6月,作業幫宣布獲得7.5億美元E輪融資;2020年4月和8月,火花思維分別宣布獲得3000萬美元和1.5億美元融資;2020年9月,豌豆思維宣布獲得2億美元C輪融資。

  根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以下稱“報告”),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領域共發生111起融資,同比下降27.93%。但在線教育的年度融資總額卻創造了歷史新高,超過539.3億元,同比增長267.37%。

  這一總額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資總額都要多。伴隨著瘋狂融資的則是在線教育平臺的瘋狂擴張。

  “百萬年薪搶名師”,“清華北大名校畢業生,入職年薪超60萬”等層出不窮,“作業幫在半年多時間里,就擴充超過1萬名員工?!鼻笆鼋邮懿稍L的員工說,甚至自己所在的業務負責人在不到半年時間里就換了三個人。

  “但另外一方面,為了獲得增長和講新的業務故事,作業幫同時又有十多個秘密項目在進行中,不求都能做出來,但求能做成一個?!彼v的同時,打開了自己負責的產品鴨鴨AI的App,首頁已經一片空白,停止了更新?!斑@不是教育,這就是資本的故事?!彼f。

  同時,好未來也在2020年初迎來了歷史上的首次虧損,但并沒有為其他平臺敲響警鐘。在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好未來2020財年第四季度財報中,好未來凈虧損達到9010萬美元,這在好未來的歷史上并不多見。

  這一歷史性的虧損主要是因為好未來在營銷上的快速增長。好未來財報顯示,近三年營銷費用支出的同比增速為92.14%、99.92%和76.20%,均顯著高于營收增速。好未來的獲客成本越來越高,營銷投入不斷增加,但轉化率越來越低。

  在“流量思維”的導向之下,資本并不是燒錢的始作俑者,但就像周楓的話那樣,在燒錢走向高潮階段,資本扮演了催化劑的角色——星星之火,在資本的驅動下,早已燎原。

  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在2020上半年,K12在線教育企業平均營銷投放同比增長71.2%。網易有道財報顯示, 2020年市場營銷費用為27億元,比2019年增長333.39%,在2020年凈收入中占比達到85.23%。

  高途財報顯示,2020年高途的研發費用僅為7.3億元,在總費用中占比僅為10%;但銷售費用則從10.409億元猛增至58.162億元。全年銷售費用占全年凈收入的81.6%。

  各大平臺的綜藝節目和衛視晚會成為了在線教育的囊中之物。作業幫牽手《奇葩說》第七季;網易有道和豌豆思維與《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達成合作;高途旗下的K12教育產品高途課堂成為《歡樂喜劇人》第七季官方指定贊助商。猿輔導牽手《最強大腦》,此外還天價成為2020年北京冬奧會的官方贊助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在線教育過度的宣傳營銷、追求流量規模的經營方式存在很大的危機。因為在線教育一定要教育思維,而不是互聯網思維,但很多在線教育的投資方都是以互聯網思維來發展在線教育。

  但資本要求的,恰恰是更具有想象空間的互聯網思維。

  資本就像一把雙刃劍,在線教育的發展不得不依賴于資本,但在資本的驅動下,在線教育也偏離了原本的航道,最終在2020年掀起資本大潮的在線教育,沉沒在了2021。

好未來猿輔導

母嬰育兒熱搜

育兒直播間

高清圖排行榜

全程育兒指導

教育排行榜

健康排行榜

試用

自媒體排行榜

育兒視頻推薦

育兒課堂

百家百問百答

教育新主張